姚文奇老师专访:助听器“精准”验配

2019-03-12
   2019年3月3日是第二十次全国“爱耳日”。为推动《关于建立残疾儿童康复救助制度的意见》贯彻落实,助力健康中国建设,第20次全国“爱耳日”宣传教育活动主题确定为“关爱听力健康,落实国家救助制度”。
    特邀姚文奇老师全面&深入解读了助听器“精准”验配的内涵、方法、重要性等。

    姚文奇,公共卫生管理硕士,听力学学士,现任索诺瓦听力项目部全国技术及售后经理。2009年起在全国范围进行大量的助听器一线验配及验配师培训,获得第一届全国听力验配技能大赛一等奖,人力资源及社会保障部授予“全国技术能手”称号。

1.在您看来,何谓精准验配和调试,“精准”二字应该如何理解呢?

    所谓精准,是相对于基础流程和默认调试而言。目前各品牌助听器的验配软件设计都比较细致合理,可以根据患者的独特情况做个性化的操作。
    精准验配和调试,我的理解是在默认的验配流程的基础上,更强调听力检测结果的精准输入,更注重患者的主观反馈,并把一系列在验配和评估过程中反映出来的问题进行细致、耐心、准确的调整以及多次修正。
2.在您看来,助听器精准验配和调试到底有多重要?
    我举一个例子,一个女性患者,她听一句话里面,总有一个字听不清,容易漏掉,这个字是中华的“华”。作为验配师,不同的经验和态度,会有不同的考虑层面。

    第一类验配师:就最基础的调试而言,想让患者听得更清楚,最先想到的,是提升助听器的放大量,也就是提高增益。但这样一来,所有声音都会变大,或许“华”听到了,但本身听得比较好的其它音也会先变吵,效果通常不会好。
    第二类验配师:会考虑频率,会分析这个“华”是什么频率范围,是中频还是高频,调试的同时,负面的影响会更少。
    第三类验配师:会在频率的基础上考虑,是近处说的时候容易漏掉?还是远处说的时候容易听不清?这就多了一个调试的维度,即声音的强度。
    第四类验配师:在强度与频率同时考虑的基础上,做更精细的判断。比如,遮着自己的嘴巴,让患者复述几组词,第一组:黄河,河水,孩子,韩国,杭州;第二组,打架,爸爸,妈妈,茶叶,推拉;第三组,木头,蘑菇,裤子,葫芦,舒服。
    为什么这么做?因为患者“华”听不清,从音素的组成粗略来说,有三种可能,分别是h听不清,或是u听不清,或是a听不清。这三组词语很显然代表的是不同的考量目的,患者后来的评估结果是“打架”那一组复述准确率比较低,而其它两组基本没问题。财神彩票就可以把目标暂时锁定在a这个音,然后准确的找到a所在的频率,进行放大,具体放大多少的量,根据患者的反馈再做出调整修正。
    所以结合这个例子财神彩票可以看到,如果调试的不精准,可能无法解决患者的问题,或者在解决一个问题的同时带来多个负面的作用,按照这位女士来说,就很有可能导致听得到但听不清。而精准验配,虽然耗时费力,要多次反复的尝试和调试,但最终可以相对较好的解决问题,最大化的发挥多通道助听器的效果。

3.如何才能做到精准验配和调试?有哪些标准的流程和方法?
    今年1月份,我在南京和北京给两批验配师进行了培训,主题都是《助听器的验配逻辑》,强调分享了验配的一个常见流程。这个流程的目的,就是在验配调试过程中,重视听力的准确输入,重视询问患者感受、调整参数并把这个过程循环多次进行,以期达到个性化精准调试的目的。 
4.在助听器验配和调试方面,有哪些特别需要注意的点吗?
   目前各个公司的软件都很智能,有多种算法公式。但智能计算的前提是要把患者的听力准确的输入到软件中,我个人认为这是精准调试的基础,要特别注意。
听力图的准确输入,涉及到三个方面:
    一是时间:用最近的听力检测结果,不能超过半年。
    二是内容:是否每个频率点都有测试,对于儿童,是否ABR听性脑干诱发电位和ASSR多频稳态诱发电位都齐全,并提供相关的检测结果报告,要注意听力数值的单位是dB HL还是dB nHL,是否需要换算转化,这些都是输入听力的时候要特别注意的。
    三是核对:听力图上显示的信息与本人的真实状态是否一致,如果场地和时间条件允许,可以做纯音测听的,最好由验配师本人测试,这样在了解最新的听力情况的同时,也为后面更好的交流做好预热工作。

5.请您分析一下,目前助听器验配和调试方面,常见的问题有哪些?或者存在哪些误区?

    整体来说,近些年国家在政府有关部门在宣传科普的投入,在人社部、卫健委验配师资质考评的专业培训下,从业人员的听力专业技术以及对产品的理解能力较之以往都有了较大程度的提高。
就验配调试而言,还是要注意两种现阶段普遍发生的情况:
    第一,目前一侧耳蜗一侧助听器的患者越来越多,作为助听器验配师,在了解、熟悉人工耳蜗之后,要思考和面对一侧耳蜗一侧助听器的患者,助听器这边该怎么调?
    财神彩票看到如果沿用以前单独调试助听器的方法,带来的效果往往不尽如人意。这是因为耳蜗和助听器往往存在着一主力、一辅助的角色。如果作为辅助耳的助听器依然奔着一百分去调试,患者就会觉得吵、不舒服,甚至影响对侧耳蜗的正常聆听。
    第二,助听器的发展趋势是朝着助听系统迈进,在一些特殊场合或环境,例如教室、会议室,听障人群单独依靠助听器本身无法达到听清、听懂的目的,此时助听器的蓝牙附件、FM附件,Roger无线系统就要起到辅助作用。
    验配师的思路要与时俱进,要从更宏观的角度为患者提供整体方案,敢于尝试和探索,执着和局限于单纯依靠助听器的验配调试往往无法解决这些特定问题。
6.在您看来,做好助听器验配、调试和落实国家救助制度有哪些关联?
    由于工作原因,有机会参加过残联康复中心、残疾人福利基金会以及特殊教育等机构配发助听器的活动,这些救助政策对于经济贫困的家庭确实是冬日里的暖阳。能够免费拿到助听器,对于患者是欣喜,而对于验配师也是责任。
    与场上的验配中心不同,配发助听器遇到的问题有特殊性:
    第一,大部分患者是首次佩戴助听器,没有使用经验,没有试戴的体验,全都从零开始;
    第二,验配时间有限,因为要配发的助听器数量较多,验配师必须在短时间内获取患者的听力信息、聆听需求并完成验配;
    第三,患者反馈较少,由于是免费或低价获取,因此绝大多数患者只会反映声音太大或是太小,不好意思提过多要求,更依赖验配师的主动询问,进一步调试。
    在这三个特殊性之下,助听器的配发工作,想做完并不难,但是想做的好,就必须踏踏实实的掌握财神彩票开奖和助听器的产品知识及调试技能,整合以往的验配经验和案例,快速准确的与患者或家属沟通进行判断,验配师的调试满意度,和患者回家之后能否继续佩戴助听器有非常紧密的关系。
    换句话说,国家救助政策真正能落实到什么程度,也很大程度取决于验配师的精准验配能力。
    (转自聋康网)